首    页
我院概况
组织机构
专家团队
学术研究
合作交流
教育培训
文化考察
论文著作
  今天是:
 
   
我院组织《皇极经世》培训班学员赴邵雍故里涿州考察
发布日期:2013年9月9日    浏览次数:1411

安贫乐道知天命,满腹经纶誉古今;

千载相逢值盛世,岁次辛卯忆康节。

邵子故里 梦回千年

前言:

   近年来,易学界大有如沐春风之意,社会各科研机构、团体组织、高校、企业、个人都呈现出万象更新、兴致勃勃的生机与活力。我想这一切得益于我们的党和国家对于实现民族复兴政策的积极鼓励和正确引导,为传统文化的研究与应用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

   对此,我想我们富有责任感的广大易学专家、学者、从业人员以及易学爱好者都会感到忐忑和压力,易学发展所面临的困难因素着实不少,为此,我们希望大家共同致力于易学健康发展,深入学术研究,发掘实用价值,使之真正造益民众、服务社会,促进经济建设发展。

   2011年对易学界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也可以说是周易会议年。
   起止到目前六月,国内大大小小会议已举办近十次之多,可谓盛况空前,真是前无古人,不过请放心,后面半年还有数次会议通知已经登场,真是尔来吾往,热闹。

   为什么又是非同寻常的一年?我想我们大多数易友都知道是邵雍诞辰一千周年。至于邵子其人其学以及在易学发展史上的作用和影响,不用多言,易者皆知。可是在这么多的会议中,唯独没有关于纪念邵子诞辰一千周年的学术会议和活动,这对于我们广大易学者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纪实:

   6月7日一大早,杨景磐老师、杨霁晖老师携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皇极经世》研讨班部分易友以及工作人员共十余人驱车前往圣人福地涿州·大邵村,寻礼一代大儒邵康节先生。

   由于方便高考学生,取消了限号措施,从回龙观至西五环走了一个多小时。透过车窗一片碧空明媚,无疑是暗自窃喜,真是天公作美。一路上,心中的喜悦与思绪如何抑制。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圣贤,拥有宋史传记的殊荣称颂,司马光、富弼、吕公著、二程、张载的密友,从南宋的大儒朱熹到我们今天的易学界精神领袖唐明邦教授,诸多贤能对其无不竖然起敬、推崇备至,可见其德行、其学识、其作用对后世影响至深至远。

(遥想尧夫当年)

   渐渐地,邵子耕学苏门山、草屋酌吟、洛阳授学、天桥演筮、安乐窝居、挚友酒会等等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你想,如此的别样情怀,怎能对先生的故园不有所触动和期望?

(大邵村风景 “稻苗青青”)

   数十分钟的路程在不经意间弹指灰飞,大片绿色的田地和整齐的林片映入眼帘,人们正在劳作,好一幅宁静悠美的田园景致,真是惬意。不远处,即是来迎的涿州邵雍研究会张会长,在前车的引领下,2分钟即到“邵村花田”。其为涿州市着力打造的人文景观涿州八景之一,邵村花田所临即为邵雍出生地。身临其境,仿佛圣人犹在,气象佳境,心生怀古之情,似乎昨日千年,梦醒今朝。

(邵村花田入口处)

   友人们早已等候多时,下车后,一双双温暖而有力的手紧紧贴合在一起。迎进竹亭落座,涿州市邵雍文化研究会张会长便热情地表示欢迎,同时对友人们进行一一介绍,涿州市政协副主席、涿州市委统战部部长于雪辉女士、《易学大师邵康节》作者:河北涿州师范副校长杨金国先生、该校退休教师杜成娴女士,该校退休校长何祥龙先生,河北邵村花田水生植物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屈东升、大邵村村长、村委会主任等诸多朋友到临。

(热烈愉快的交流场景)

   此次杨景磐老师已经是第三次做客大邵村,前两次是与河北周易研究会张志春会长一同应邀参与邵雍文化园建设筹备论证。随后,杨景磐老师向朋友们介绍了以杨霁晖老师为首的一行参访人等,并对大邵村之行的缘起和目的以及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举办邵雍《皇极经世》研讨班的情况进行了说明。之后,大家围绕邵雍文化及其学术研究进行了精彩的发言交流,花田间掌声笑语此起彼伏,好不快活。

(朋友们围绕邵雍文化倾心畅谈)

   意犹未尽,鉴于时间的安排,河北邵村花田水生植物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屈东升先生亲自驾车引领我们对大邵村周边的地形地貌、水源、河道走向等方面进行了仔细的地理环境考察。返回花田后,又仔细给我们介绍了邵村花田的开发计划、实施情况和环境保护等一系列实际情况与我们认真交换了意见和看法。

(邵村花田屈总详细讲解周围地理环境情况)

   俗话说人杰地灵,燕赵大地自古英雄辈出,灿如星河,单是这涿州便闻名天下。东汉卢植、刘备、张飞;北魏郦道元;唐卢照邻;宋太祖赵匡胤等等…由此可见,北宋大儒易学大家邵雍的诞生也绝非偶然,而是环境、时世与天命等综合因素的造就,当然其中具有自我主观能动性的积极作用,可是成就如此一代大儒风范,以上条件显然缺一不可。那我们不妨简述一下大邵村的地理环境因素。

(大邵村周围地理勘测)

   村民说:“我们的地下水储备十分丰富,地表以下2米见水,6米以上即为饮用水。这一点确实和全国其他地区比较起来,优势明显。所以,我们大邵村从来是不用怕旱,往往农作物包浆需要雨水的时候,就很规律的及时下雨,从不例外。反而倒怕涝。三十年前大邵村和小邵村之间还有条河,窄的地方四十至五十米,宽的地方有近百米。我还记得家里有大船,涝的时候还有人漂在门板上呢。不过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重大自然灾害和死伤,从古到今,乡亲们都口口相传邵先生庇佑着这片故土吉地。也就是大约8年前,这里地表河流依然充沛,不过由于严重的人为地下水攫取,导致了河流的干涸,形成了如今的景象,说到这里的确是让人痛惜。

(邵村花田的一眼千年古井)

   事实上,二三十年以前,这里依然是一片大好的北国江南景象。这里有则村民叙述的文字,记得以前在杨景磐老师文章中有提到过,这里再次提到,我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曾占领了我国广大的国土,也包括其中的涿县大邵村,而和日军军事占领其他地方之后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相比,大邵村的老少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得到了特殊待遇。原来,日军到达大邵村后,发现大邵村自然环境条件十分优越,田地肥沃水源充沛,特别适合种植水稻。于是他们教授村民种植水稻提高产量,以为军用,故免遭屠村之祸,实为幸事也。

(曾经的河流干道)

   此外,大邵村四面河道呈玉带环绕怀抱之势,且地势平缓但与周围村庄高度存在落差。整体处于太行山脉腹地。以此,可遥想千年前的大邵村,邵雍幼年成长的自然环境:泛舟碧波漾,柳条轻风摇,风水宝地故,丰庆年年饶。花易落,人易老,风水轮流转,如今多寂寥。

(逐渐失落的河道,环境伤不起)

   中午,涿州市的朋友们热情款待,情绪高涨,这让我脑海里的画面仿佛又切换到了千年前,邵雍和挚友们把酒言欢、演易乾坤的欢畅与愉悦。不经意间,78岁的何龙祥老师贰两多小酒早已随性至尽,真是千年伏笔,甚幸今朝。餐后,恋别大邵村。在邵雍文化研究会张会长等一行的陪同下,参观游览了三义宫,而后作别友人踏上返京的路。

(三义宫门前合影)

   随着车渐渐的远去,大邵村慢慢模糊了眼帘,而大邵村勤劳淳朴好客的风土人情,被赋予圣贤故里灵气的一花一草,都在我们的脑海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想,只要人们还在不断研究邵雍,关注邵雍,那大邵村就会和邵子一起不朽千世。

(邵村花田留念)

   最后,我们呼吁易学界的专家学者还有相关易学机构携起手来,共同研究传承邵雍经世之学,呼吁纪念千年诞辰,携手举办“邵雍诞辰10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让我们期待吧!

邵村风和,花田水香,先生故居在绿柳深处;

经世书中,击壤集里,奇文妙思当自有知音。

——杨景磐

(注:由于篇幅有限,诸多如具体座落位置、河流流向、水口、以及人文美景等无法逐一展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电或来信咨询了解相关详细情况,谢谢。)